【Evak】破碎与完整<2>

大天神视角,写给我爱的他们。



慎戳

 







Chapter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你进门第一眼就看到了他。

 

 

 

 

 

     不过,那个与他拥吻的短发女孩儿叫什么来着?

 

 

 

 

      Emma?貌似是这个名字。她美极了,你承认。你知道嫉妒使人丑陋,却无可救药地嫉妒她,虽然表面上你只是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这时Sonja挽着你的手臂紧了紧,你赶忙侧过身去和他们打招呼,控制着自己不再去看。但你内心的小人已经变成了一头狼,在芬马克高原上咆哮着狂奔。

 

 

      冲动是带着点灰的绿色,那是他眼睛的颜色。你喜欢他睁大了它们看向你,而不希望它们投向其他什么人。该死的嫉妒,你在心底骂着,却还是趁Sonja和别人交谈时挣开了她,大步冲了过去,让身体重重地下落在沙发上。

 

 

 

        这对如胶似漆的小情人儿终于分开了。你略微恶劣地笑着,心底咬牙切齿。

 


       然后你看向他,他却扭过头,唇角动也没动,似在刻意回避你。你无意识地舔了一下嘴唇,有些焦躁。

 

 

       你知道自己一定坏透了,Emma是个单纯天真的姑娘,她完全不清楚情况。不该这样的,你想。但你却该死地没法阻止自己,想要将她浅陋的一面暴露在他的眼前。你猜Isak现在心里肯定在想,太奇怪了,Even,你在较真些什么? 

 

 

       Emma很快就厌倦了这带有火药味儿的交谈,站起身,转而兴致勃勃地邀请Isak去跳舞。他拿起酒瓶时趁机回头瞥了你一眼,停留了一秒。只一秒,就将你的心紧紧攥住。

 

 

     荷尔蒙与酒精开始在空气里弥漫,即将抵达派对的高潮。

 

 

      你捕捉到了年轻的人们意乱情迷的笑脸。他们尽情宣泄自己,随着音乐疯狂地扭动着腰身,那股劲像是要到明天早上才用的光。

      

       你也捕捉到了他。事实上,你的眼神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他正给自己灌完酒,嘴角微翘,眼神迷离,狡黠地朝Emma眨动双眼,暧昧不明。

 

 

       怎么能笑得那么——Shit!你愤愤地收回余光,将空洞的双眼留给Sonja。她沉浸在音乐里,微微仰起头向你索吻。

 

       你索性放空大脑,闭眼,低头吻下去。

 

 

        可这算什么,逃避?你苦涩地想。不过闭上眼并没什么用,因为闭上眼想到的还是他。黑暗里所有人都像他,但又都不是他,而现下你亲吻的不过是个玩偶。

         

 

        

      什么乱七八糟的背景音乐,去他妈的DJ,去他妈的女朋友。

 

 

     你不甘心。

 

 

      于是你吞下喉咙里的干渴,睁开眼,目光穿越跳舞和嬉闹的人群,一秒就找到了他。

 

 

       他正醉得不轻,被女孩迷乱地吻着却没给予什么回应。但他却蹙紧了眉心,将目光深深看进了你的眼睛。他的眼神颤抖着,不遗余力地将你的呼吸切成碎片。

 

 

 

 

     你瞬间明白了他的表情意味着什么。

 

 

 

     那是答案。

 

 

——————————————————————

 

 

       送Sonja上车后你飞快折回他家里。现在你一身轻松,因为你明白了他的渴望,同你一样。虽然他什么都不敢说,但那不代表他以后不会说。

 

 

 

      你在厨房找到了他,他依旧板着脸,收紧下颚,刻意表现出冷淡。又一次,你开着无厘头的玩笑,来博得他的回应。

 

      虽然不着边际得让他都忍不住吐槽,但气氛着实缓和了不少。

 

 

        理想中的接下去的场景大概是,你凑过去,对着他的耳朵后敏感的小块皮肤,告诉他你想他想得发疯。他可能还未开口就先笑了,牙齿不自觉地咬着被酒精浸得湿亮鲜润的下唇。他笑起来真的像天使,像得你想把他的脸捧进手心。你用手掌温柔地抵着他的下颌,然后去吻他嘴唇上的纹路。

 

 

      但你不能,你也没有。你知道好的故事情节需要节奏,毕竟你们已经心照不宣了。而他需要时间,你需要等待。

 

 

       那就顺着节奏来,什么也不说。你暗忖。我们只需沉默过去。

 

 

 

       这是沉默的时刻,沉默却美好。这沉默标志着时间的停顿,瞬间的膨胀。你们两颗心颤动着,慢慢靠近。

 

 

 

   “砰。”

 

 

 

      可惜那不是谁的心跳声,是外面的门发出来的。

 

 

 

 

      Isak似从梦中惊醒,忽的弹开,有些紧张地跑了出去。而就在前一秒,你们还鼻尖抵着鼻尖,嘴唇仅相隔毫厘之差呢,他汗湿成绺的睫毛疯狂地颤动,你几乎都能从他灰绿的虹膜里看见自己的影子了。

 

       

     这桥段太莫名其妙又太突如其来,简直跟某些爱情片一样,都要落入俗套了。但导演们还是爱用这个,观众们也老吃这一套,烦人。

     不过这些故事的结局总会是Happy Ending的,也就是说,这些主角们总是会咬上对方的嘴唇的。

         

     那不就得了。所以就下一次吧,再下一次吧。

 

 

 

       总有一天。你知道的。

 

————————————————————————————

*

       一切正常。

 


       到目前为止。

 

 

 

      你抓起桌上的冰酒大灌了一口,让酒滑进你的胃里。一旁的Emma和Sonja聊得很投机,而你们相望,喉结滚动,眼神闪烁,就好像这个空间里只有你们两个人。

 

 

     你内心野草开始肆意萌蘖。

 

 

 

      此时Sonja再说任何话你都不想听了,你完全不想为她挥霍精力。可是当她俩都如你所愿“见鬼去了”的时候,你的大脑突然有些空白。

 

 

       他明亮的眼睛看着你,你晃晃手里的罐子,又给自己灌了口酒,一时间你们谁也没说话。

 

 


       草扎深了。

 

 

 

 

   “几点了?”你脱口而出。

 

   “嗯?”他一时愣住。


   “几点了?”你盯着他,面颊发烫,浑身燥热。

 

 

      他反应过来,看了看表,“21:21。”

 

 

  “真的?你挑起眉毛,试图确认这个值得纪念的时刻。

 

 

   “是啊,怎么了。”

 

 

 

     那就是现在,现在,现在。

 

    你在心底反复念着,让这个时刻瞬间永恒。

 

     21:21.

  “我们走吧。”你站起身。

 

   “走哪儿去?” 他表情有些茫然。

  

      21:21.


   “随便。”你嘴角弯起弧度。

 

       21:21.

 

 

      走,我们去偷月亮。   —①

 

 

 

  1. 此处月亮的寓意源自《苏美尔神话》。月神南纳亦是神谕之神,苏美尔语意为"升起则照耀大地者”。

——————————————

*

       如果有人在晚上十点的马路边看见你们两个把自行车骑成兰博基尼的、奇装异服的家伙从眼前呼啸而过,你希望他千万别报警——尤其还是在前座是白发飘飘的上帝,后座是佩戴锡箔纸花的凯撒的情况下。

 

       偶尔你余光扫到一些家伙在马路对面冲这边拍照,不过此刻对你来说,已经不想去在意了。

 

      如果再来个摄像机轨道车什么的,你们就可以拍拙劣版的公路电影了。

      或许就取名新版末路狂花?你忍俊不禁。

 

     你开始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儿一样大笑起来,更卖力地站起来蹬着踏板。你大概很久都没笑得这么开心过了,一半是因为酒精,一半是因为现在你载着你的“凯撒”。之前你喝得太快,现在又骑得太快,血液在滚烫的皮肤下面飞速流动着,酒精像是钻进了你每个细胞,然后轰得炸开,让你全身上下都飘散着酒精味儿。

 

 

       这不就如惊惧之泪在六年前发行的某首歌里写的那样吗——Something happens and I’m head over heels.

 

 

       啊哈,这便是了。

 

      Head over heels神魂颠倒

 

 

 

 

 

      去哪儿?你问自己。

 

 

 

        哦上帝。只要是他,地狱都行。你替自己回答。

 

        不过若这时你眼前出现了一个豪华的私人游泳池,那么情况就会变得不一样。


       这也太戏剧性了。你赶忙刹住车停下,编了个拙劣的谎言骗他跟着你进去。

     

        豪华私人游泳池就这样成了你们的第一个约会地点,简直完美!这可是如同梦一般,何等无上的浪漫啊。

  

        那是你很久以前的梦了,像巴兹鲁尔曼塑造的现代版罗密欧与朱丽叶那样——在水池里接吻,肌肤相贴,成为水流的一部分,望进对方深不见底又清澈无比的眼睛,感受从那嘴唇里吐出的呼吸,一同沉陷,融为一体。

 

 

         于是你们就拉扯着一同掉进了这个梦里。

 

 

          水里有些凉,你体内的燥热感瞬间降了下去。你又待了三秒,再浮出水面。

 

         “是不是以为我死了?”你转身找到了他,笑得灿烂无比。

 

        “是啊,我好害怕哦。”他因为你拙劣的把戏笑个不停,“但你屏息太烂了。”

 

           你扬起眉看他,“我屏息烂?”

 

        “对。”他志得意满,语气上扬。

 

        “操,”你暗骂一句,嗤笑出声,“你行你上。”

 

 

          他深绿色的眼睛泛着水光,自信地仰起下颌,“你在挑战我,你会后悔的。我可是屏息小王子。”

 

          等到他浮出水面,大口呼吸——时间才过去了五秒。

 

      “哇哦,”打脸声响得很嘛,你简直要笑岔气,“你可真是…”

 

       他在水流里激动地起伏着,仰起头为自己大声辩护,“我肺里进水了!”

 

      “是,是。”你配合着应声,笑得宠溺又甜蜜。

 

     “我呛水了!”他向前扑腾了一下,不服输地冲你大喊,带笑的声音在空气中颤抖。

 

      你扑哧一笑,直点头。

 

       谁会保留下这些瞬间呢?你想。事实上你是多么想要,把这些孩子气的小较真给偷偷保存起来啊。把每一个眼神,触碰,笑容,和橄榄枝,月桂花,葡萄酒放在一起,或者和NAS从94年起发行过的每一张专辑放在一起。

      

    “我要再来一次!”他把眼睛睁得圆圆的,一对眼珠亮闪闪看着你。

 

    “那我们一起。”你脱口而出这句在脑海中毫无征兆地浮现的话。

 

       他微微皱眉,“一起?”

 

     “数到三。”


     “谁先出来谁输。”他忙补充道,活像个小孩。


     “那好,预备,我数到三,”你笑着看他,喉结滚动,“不,倒数倒一。”

 

       Your comin’with me,feel it or not you’re gonna fear it.

 


    “三。”

 

          Like I showed ya the spirit of God lives in us.

 

 

      “ 二。

 

 

        Is it a miracle?

 


    “ 一。

 

 

 

     Yes,you’re a miracle.你在心底回答。

 

 

 

       你们下沉。

 

 

      你从未尝试过在水里睁开眼睛,你知道眼睛无法对焦意味着你什么也看不清,更不用说这感觉本来就难受。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第一次在水下睁开眼睛。虽然事实是你什么也没看清,视线只能勾勒出他模糊的轮廓,但是你就是知道,他也在水下望着你,你们之间不过隔着层深蓝色的磨砂玻璃,而那层薄薄的玻璃也迟早会被拿掉的。

      

       会吗?没有人问。

 

 

 

        水波晃荡,所有芜杂的思绪一同被稀释在这个漂浮着甜味儿的梦中。

 


        在与水融合的时间里,你似乎感受到了眼睛对焦的过程,水下的所有的光线都被折射,聚集到了一点。

 

 

       时间盲目停滞不前,你追逐着那一点,慢慢,慢慢地凑上去。


       

        暂停。

 

       

       Isak瞪大眼眶,愈发睁圆了眼,顷刻间浮上水面。

 


    “Yes!”你弯起眼睛,抢先大叫一声。

 


      “Yes what?”他一脸不可思议,尾音里却有隐藏不住的笑意。

     

     “我赢了啊!” 你深深地注视着他,像无数次他不敢直视回去那样。

 

     “你逗我吧,你那是作弊!”他终于笑起来,疯狂地眨动眼睛,“必须再比一次。”

 

     

        于是你们再次下沉。Isak的面容在你视野中逐渐放大。他在冰冷的水中凑近你,仿佛正逼近一团燃烧的火。 

        

        是了。你知道他什么都明白,但他之前从不敢承认这个。你们似乎什么都没说,但似乎又什么都说了。于是你想,那没问题,我来做这个坏蛋,我来引诱你——指控成立。这总比在闹哄哄的人潮中独自等待要好,假使不抓住,假使不迈出这一步,有些东西就会永远失去。

 

        至于比赛,有谁会去在意结果呢。

 

 

        浮力对抗着地球引力,深蓝里有整个宇宙,你们一同感受失重。假如要你用一个百年孤独式的开头来回顾这个时刻,你会说,多年以后,你与他接第一万次吻时,准会想起这个充满着血液轰鸣声的、如梦一般的吻。

 


         那时你们吻,吻到唇齿忘记冷却,吻到水流静止,吻到世界尽头。

 

 

 





 

         那时你们吻,你们吻,然后下沉。























Ps:文中加粗的英文都为歌词~Head Over Heals是惊惧之泪的歌,也是第四集里他们骑车时的bgm;Till I Collapse是姆爷的歌,hippop经典~

————tbc————


第三季完结了,他们的故事永远不会完结



欢迎评论建议交流~~【打滚


评论(25)

热度(114)

  1. SKAMles无亏 转载了此文字
    💚